【记者边防行】汗水融化天山雪赤胆忠心守边关

《格登勇士》是松拜边防连的连歌,其中一句这样写道:“遥望千里山河美如画︼︽︾卷,再苦再累我情愿。汗水融í化天山雪,赤胆忠心守边关¤。&rⅡdquo;松拜边防连成立以〢来,一代代官兵在格登山下,日夜守护着祖国的边防线,时刻牢记&ldq※uo;松拜河畔铸忠诚 格登山下砺精兵”的誓言。

在松拜边*防连某哨所,副连长彭诚文带领战士驻守在此。哨所刚成立时,条件十分艰苦。“刚来的时候,只有2※间小板房,十▽几个人挤在一起。开始的一个月,还Ψ未来得及配备冰箱,连放菜的架子都没有,每个星期送来的蔬菜只能堆放在四个大塑料筐里。幸好当时雪还没有化完,肉还可以存放在雪地里。&rdquo〤;▂▃▅▆█2019年12月11日,彭诚文说。

最困难≈的▎▏是用水,最近的一处泉ⓞ水在一公里外,я“刚开始,战士们每天都得用塑料桶提水,这也成为哨所的一项体能训练项目。但洗漱就要用去一部分,后来●干脆每天早晨,战士们带上脸盆和洗漱用品,洗完脸后,再提水回来,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半年多。直到去年11月,哨所打了水井后才彻底解决了吃水问题。”彭诚文说。

在另外一个季节性哨所,班长吕桌担任执勤巡逻任务。&ld◙quo;这个哨所因为周围没有树林,风很大,空气干燥,每天早晨起来后,大多数人都会流鼻★血,过一两个星期,适应了这里的气候后才会好转▅▆。”吕桌说。

今年25岁Π的连队卫生员王伟虽然年龄不大,军龄却已有7年。“刚来到连队Υ时,因为年纪小,性格又比较内向,很不适应。看到我的情况后,班长推荐我参加军医训练大队,他觉得我比较沉稳,又是高中毕业,比较适合学习医学。”王伟说。

2013年8月,经过几个ω月的培训,王伟回到连队,成为一名卫生员。这也让他发现了自己的价值。“哨所条件虽然艰苦,但想到在这里能够为战友们服务,当生病的时候有人照顾他们,觉得很有意义。”王伟说。

达永鹏是连队的军犬引导╯╰员,他同样л觉得自己的工作⊕十分有意义。因为当初班长李红平是连队的军犬引导员,2012年春天,达永鹏刚刚来到连队不久,李红平考虑到休假或者外出参加比赛时无人照看军犬,就让达永鹏与自己一起Θ饲养军⊙犬。&ld↕quo;因为小时候被狗咬过,刚开始接触军犬有些害怕。ц班长告诉我,不用怕,军犬可不会随便咬人。”达永鹏说。

真正让他爱上军犬,是一次意外。2012年7月的一天,他带着一只名为豆豆的军犬在连队里散步。这时,连队饲养的一只土狗向他冲过来。“这本是一个表示╞亲昵的动作,但在豆豆看来,它是在攻击我,虽然土狗的体型比豆豆大得多Ю,可豆豆一下就扑过去,使劲撕咬。正是这一次,让我体会到什★么是‘无声&rsq╩u└o;的战友。”达永鹏说。

2013年4≤月,在经过◘7个月的☼军犬训练大队的培训回到连队后,达永鹏正式成为一名军犬引导员。“每只军犬来到连队的时候只有几个月大,军犬引导员照顾它们的饮食,对它们进行训练∝,就像自己的孩子。☆而军犬♥也懂人性,会感∥受你的喜怒哀乐。当你不开心时,军犬会安静地趴在你身边。当你高兴时,它也会变得活泼。”他说。

作为军犬引导员,最难过的就是军犬退役。只是,这样的别离已经成为过去。“现在军犬退役,可以继续留在连队养老。”达永鹏说。

但达永鹏知道,自己总有脱下军装的一天,与“无声”的战友告别。“明年准备结婚,女·朋友也很∶喜欢动物,我们≠灬已经想好了,结婚后也会养一条小狗,纪念在℅边防连的岁月,纪念陪伴过我的&ls『quo;战友’。∏”达永Ψ鹏说。

记者 卢钟 通讯员 王国梁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【记者边防行】汗水融化天山雪赤胆忠心守边关